时政资讯
依法治国
社会舆情
文化经济
健康卫生
科技创新
华夏书画
华夏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依法治国 > 案件 >
广州一女博士被骗85万元 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调查
责任编辑:宋紫东  来源: 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8-01-16 点击量:

核心提示: 1月6日,广州女博士接到一个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电话,表示她的银行卡涉嫌洗钱。随后,“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打来电话,告诉她如果要证明清白,只能将钱转入所谓的“国家账户”。

  原标题:广州一女博士接诈骗电话称涉嫌洗钱,按骗子指示将85万元汇入“国家账号”;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调查

  女博士被骗85万元警方已成立专案组

  再也联系不上那些“公检法人员”时,饶源(化名)才发觉被骗。

  1月6日,广州女博士接到一个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电话,表示她的银行卡涉嫌洗钱。随后,“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打来电话,告诉她如果要证明清白,只能将钱转入所谓的“国家账户”。

  把对方当做“救命稻草”的饶源,通过各种渠道借钱,最终汇款85万元到多个“国家账号”。直到1月11日,当她打入最后一笔25万元联系不上对方后,才发觉上当,随后报案。

  饶源是入选2017年全国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中的三百人之一。她说,自己从早到晚都在实验室,连微信朋友圈都是关闭的,住的地方也没有电视,从来没听说过冒充“公检法”诈骗。“感觉几年辛苦都白费了,都不知道自己一心做科研是对还是错。”

  昨日傍晚,广州市公安局六榕派出所民警回应称,近日收到广州医科大学博士饶源报案,目前已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饶源报警后,警方发回执称已登记受理。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他们知道我名字和身份证号”

  新京报:你接到的诈骗电话都说了什么?

  饶源:1月6日下午5点,我接到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电话。是个女的,自称经侦民警。她说我去年12月29日在北京开了一张招商银行的卡,涉嫌128万元的非法洗钱。她讲的让人很害怕,我不想因为这些惹上什么麻烦。

  新京报:你没有怀疑过吗?

  饶源:对方直接叫了我的名字,还知道我的身份证号等信息,普通话也很标准,如果有口音我一定会怀疑。开始我有疑虑,问为什么用的是手机不是座机,对方说这是专门的录音电话,我就信了。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对方如何获得你的信息?

  饶源:他们一开始就知道我的信息,让我输入一个IP地址,页面弹出“国家案件资料库”,说我涉嫌洗钱案件,身份证号、照片都是对的。还给我看了一份“通缉令”,上面我所有信息也是对的。过程中他们不断问我银行卡泄露情况,可能这中间,获得了我的银行卡信息。

  新京报:对方具体是怎么跟你沟通的?

  饶源:后来电话直接转到“北京市公安局”。先是自称林警官的人让我想想可能的信息泄露情况,还问我银行卡的情况,我就把卡号告诉他。接下来,他说案子比较大,又把我的情况告诉了高峰科长。

  高峰问我身边有无传真机,要传两份文件给我看。他还要我去开房,保证身边没有别人,说是能查到开房记录,这样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新京报:对方以什么名义让你打钱?

  饶源:他们说如果要证明清白,只能将钱转入“国家账户”。我知道银行能查到每一笔钱的来源,还问过为什么不直接冻结我的账户,他们说这样的话我就是犯罪嫌疑人,要被抓了,还说解冻的程序很复杂,这样是最快的。

  高峰还加了我的QQ,说有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程检察长,程的电话直接就打过来。她说相信我,但需要补充两方面的证据。一是不在场的证据,需要我2017年12月29日的快递签收单、淘宝订单。二是财力证据,如果能借到128万打入国家账户,就可以解除嫌疑。

饶源收到的“刑事拘捕令”,落款公章为“北京市最高人民检察院”。

  打了85万到“国家账号”

  新京报:什么时候转的钱?

  饶源:第一天我就汇款过去了。我去了好几个银行,前后取了十几万汇过去。

  转账是程检察长教的。她让我把钱取出来,存到她的账户里面,说是因为要查我的账,让银监局来查,证明我的钱都是合法收入。

  存了之后,程检察长就让我回宾馆去休息。她说,专案组长要我保证语音在线,一定要保护好我,当晚QQ一直没有挂断。

  新京报:你当时是什么态度?

  饶源:电话一直打到7号凌晨2点,前后持续了10多个小时,一直处于没有挂断的状态。那天下着大雨,我又奔波了很多地方,弄得特别疲惫。

  我确认自己没做过这种事情。但经过那一晚,就完完全全相信了他们,普通骗子怎么会一直陪着我呢?当时感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不断感谢他们。

  新京报:ATM机上的防诈骗提醒你没注意到吗?

  饶源:没有,当天下很大的雨,我当时也没想太多。

  新京报:转钱的过程中也没有怀疑?

  饶源:每转一笔钱,对方都说会转给银监局,也会说一些安慰的话,也有催促,说尽快转钱就能尽快结案。最后一次转账是25万,分成5次,每次转5万,他们说是银监局只能识别这个数额的钱,现在我知道,是因为单笔取钱的上限就是这么多。

  新京报:这事你有跟家人说过吗?

  饶源:整个过程中,他们一直让我保密。还反复跟我说,不能泄密,不然就会以泄密罪被逮捕。我当时很害怕,就怕因为这个事情怎么样,得不偿失。

  新京报:那你是怎么筹钱的?

  饶源:我在蚂蚁借呗、微粒贷都借了钱。因为一直让我保密,我跟家人借钱的时候都没说,而是说要买房,因为本来就打算买房。

  那个姓程的检察长说,我的信息是被泄露的,为了防止犯罪分子有机可乘,应该把网络平台能借的钱全部借出来,等调查完毕后,利息由国家还。最后一共打给他们85万,都打到四个“国家账号”。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图文新闻
华夏视点
公司简介-关于本网- 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华夏视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hx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华夏视点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 我们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投稿邮箱:hxxwnet@163.com ss0543@163.com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200101 京ICP备13022533号-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3号2层210室 邮编:100048 广告招商QQ:132016666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54号 京网文(2013)0505-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