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资讯
依法治国
社会舆情
文化经济
健康卫生
科技创新
华夏书画
华夏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经济 > 文化 >
再见,我的上半场
责任编辑:曹文乾  来源: 华夏视点   发布时间:2017-07-07 点击量:

核心提示: 姐姐们在追剧,《我的前半生》,想着,那就《再见、我的上半场》吧!三十六岁中场,我写了几句,四十岁时,中场调整休息,便也写下这段文字,告别我的前半生,迎接下半场未知人生吧!

         再见,我的上半场
                  ■向玉琼
   今年今日四十岁。
    想着,是不是写点什么呢?
    姐姐们在追剧,《我的前半生》,想着,那就《再见、我的上半场》吧!三十六岁中场,我写了几句,四十岁时,中场调整休息,便也写下这段文字,告别我的前半生,迎接下半场未知人生吧!
             十八岁以前
     一九七七年的今日,我呱呱坠地,据说我是计划生育失败后的“产物”。妈妈怀我的时候已三十六岁,各种打胎手段都抵不住我顽强的求生欲望,无奈之下破例留下我;据说生我的时候,我的大队长姑爹在大队广播里连续报喜三次,妈妈说没有一个孩子能享有如此殊荣。但我却没有听到,三天不睁眼,不吃不喝不拉,四处告急求医,最终一锅水竹叶汤唤醒了我,睁眼看到了这个世界。于是,我的上半生,便一直跟随着一种天生俱来的、与世相争的胆气。跪谢生我养我的父母,感念父母对我生命的赐予,用辛酸与沧桑见证我的成长,用宽容和温暖陪我演完人生上半场。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点滴,都有他们汗水的痕迹。
    1983年,上小学。曾辗转四个学校:马虎山、黄家庙、桃坪河、砦沟。一二年级在马虎山小学。教我们的只有两个老师,李前老师和阮梅香老师。那时候我们都穷,没有钱买多余的本子和笔。临到学期末,两个老师总是很辛苦的在家庭作业本上寻找前晚孩子们的作业,每一个空白处都不放过。铅笔写的秃头了,阮老师会拿一把小刀,轻轻的帮我们削,说是尖头处不能留太长,容易断,那样很浪费,写不到几天。写完的铅笔头她也让我们攒起来,怕一时家里没钱买,还可以拿出来凑合。因为本子和笔都珍贵,所以我们的作业都写得很工整,生怕字写大了、作业写错了,一学期不够用。现在想来,有人夸我字写得好是有原因的。
   那时候还没有电视,一到晚上,我们一家人就会坐在火笼边,在昏黄的灯光下,看我拿着火钳在柴灰里写字,一边写,一边读:“王,W-ang,横、横、竖、横。。。。。。”。我会在爹妈的赞扬下,看着吊锅钩子升了又降,降了又升,任凭炊壶的水咕咕翻腾,只等我把当天学的字写会。那时的火笼没有现在高级,还是敞火笼,长长的木柴往火笼一架便可点火,吊锅钩子挂吊锅煮饭,三架子上铁锅炒菜,柴火香、饭香、菜香弥漫整个房子。
   黄家庙小学是完小,有六个年级。人多教室少,所以都是两个年级一个教室。老师们带课也安排的相当合理,一个老师一个教室两个年级。这边自习,那边上课。到现在我都奇怪,这边上课了,那边的学生怎么还是能自顾自的温习呢?不过也有例外,特别是在低年级举手回答问题答错了之后,旁边高年级会丢一个可惜了的眼神,还夹带着这个问题这么简单还答错了的嘲弄和鄙夷。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都长虱子,黑黑的,个头稍大,到处爬。还有乁子,白白的,密密麻麻的沾满裤腰带。我们都是寄宿,没有床,楼板上垫一层稻草,一床被褥一铺,就这样睡下了。所以一放学,寝室里都是姐妹们相互咔虱子,篦头的情景。四姐和我差不多大,一直带着我,放假回家了也是在火笼里撮一火炉子红灰,给我篦头发,虱子乁子在红灰里炸的啪啪响。
     因为有县磷矿在,所以那时候桃坪河在我们眼里是相当繁荣的地方了。哥哥在矿里上班,我也便认识了小笼包子和馒头,还有他们食堂用盘子蒸的白白的大米饭。在我们都自愿跟着王化玉老师去砦沟读书前,这里的时光还是非常惬意的。
     砦沟小学对于那时候的我实在太远了,背一个背篓,挎点米和菜,翻山越岭要走一两个小时才到学校。不过,在临近毕业时,爹妈每个星期会给我十元钱生活费,我也便可以轻松上路了。那时候,上初中是要考试的,班主任彭桂培老师请了一个双排座把我们拉到镇上参考。这是我第一次到镇上,第一次看到了街道、高楼,第一次进餐馆,第一次看到了苹果、桔子的模样。
     1989年,上初中。那时候分重点班,所以在初二以后,学业相对紧张一些。当然,这也阻挡不了我们飞奔去食堂的步伐。食堂烧锅炉的两个老师很是敬业,一个大大的蒸汽柜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我们的铁饭盒子,那个班的在那层他们都清楚记得。那时没有好的吃,铁饭盒里自己淘米加水后,放进去在家炒好的熟菜,大多酸面、黄菜、豆食,例如肉、新鲜蔬菜我们是不敢多带的,容易馊。
    1992年,我踏进分乡职业高级中学的大门。第一次出远门,是爹陪我去的。哥哥和三姐都在虾子沟货场,我们先到他们哪里,然后才去的学校。不幸的是,在爹把我安顿好走了之后,我才发现我的皮箱钥匙掉在三姐那儿(都有皮箱了,日子不错了)。想想那时候真笨,不会撬锁。一个人非常忐忑的去拿钥匙。不记得路,只记得一条大河,有河边,河边有船,这是死记。从分乡的车上下来后,我不敢再坐别的车,心里就记得河边、船,于是一直沿着河边走啊走啊,走完就到三姐住处。这是一段非常艰辛的路程,让我在以后背起行李天南海北打工时养成了所到之处必须记得一处固定记号的良好习惯,不至于迷了路。
   1995年,高中毕业,我正式踏入社会。那年,我十八岁。
 
            十八岁至四十岁
     太多回忆了,生活给我的磨练和感悟也太多了。写到此,我竟无法下笔,哽咽有声。说句很中肯的话,四十岁以前,我没有虚度光阴,我一直在努力,虽然一无所成。
    下学时,我和我的初恋男朋友还没有分手。最终导致我们分手的原因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三个故事拼成的,究其原因是因为家庭背景的不同,他居高临下的俯视我,我便毅然决然的挺直脊梁让他抬头看着我的背影远离。在这期间,我在餐馆里打工,做迎宾妹。在经过第一个餐馆老板无数次骚扰后,我给老板上了一道菜,然后辗转在各个餐馆奔走了接近一年。哥哥那时候开公司,手下有数十员工,在考察我一段时间后,让我接触会计这个行当。不幸的是两年的时间,哥哥便生意滑坡。
    1997年,在表哥的帮助下,我到镇上小学做代课教师大半年,也认识了第二个男朋友。代课结束后,幺爹让我到镇经委矿山宾馆打工,但为了两万块的押金,我选择了离开。过后,幺爹、当时的经委主任还有几个亲戚都说,我不该不寻求帮助。这一次,是我真正意义上一人出门在宜打拼的开始。接触的工作太多,受到的打击太多,无法一一表述。多年以后才明白,面对决定未来的选择时,自尊心又能算出来几斤几两。年轻的盲目和冲动,对任何事情的太容易放弃,才造成了我颠沛流离的上半场。
    2002年,我结束了第二段感情,踏上了去福建福清市宏路镇打工的火车。在这里,一呆就是五年。五年里,我结婚、生女。记忆中,最难忘的是路边一排排高大的芒果树。芒果成熟季节,刚好也是台风经常骚扰的时节。在每一次台风袭击之后,下班时我的自行车篮筐里总有满满的芒果。这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都为了生活努力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和竹子打交道,产品基本都销往日本,因此顺带着我也会了几句日语。产品有很多种,什么铁炮串、牙签、竹筷等等,老板说都是烧烤用的。我管理六个仓库,整天和一帮下力的老爷们呆着,和烟味、汗味打交道。当然,我也尝到了各地真正的美食,闽南人阿太的酱制海鱼、河南人阿霞的面鸡腿火锅,还有陕西人的白吉馍、湖南人的凉制腊肉、四川人的油泼豆腐脑、福建人的冰镇奶油榴莲。甚至本地的光饼、海蛎饼,这些至今都让我为之神往。
     2007年,我回到老家,陪孩子上幼儿园。2007年之前,我和家乡的同学、朋友基本都失去了联系。2007年之后,我和福建打工的朋友们也失去了联系。没有根基,没有关系网。一切又从零开始。我断断续续的寻找过一些零碎的工作,做过超市售货员,当过幼儿园保育老师,给别人修过指甲,每月挣个四五百块工资贴补家用。
     2011年,我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回到了生我的地方马虎山,到村委会工作,结束了四处为家的生活,这一年,我三十四岁。上班、挣钱、种地、养花、为女儿忙活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日子忙碌,充实、稳定,也累的够呛,但我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上天对我的眷顾。2014年,我建起了属于我自己的房子,2016年,我有了自己的小车。2017年我的聪明的女儿十三岁,小学毕业。
   日子就这样悄悄从指缝划过,转瞬间,今年今日,我四十岁。
 
悟到
再见了,我的上半场。
感谢生活给我的多种磨砺,
感谢那些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
帮助让我懂得感恩,
抛弃让我学会放下,
挫折让我扬起傲骨,
苦难让我归于宁静。
我选择善良,不是我软弱,那是本性;
我选择争吵,不是我强势,那是在乎;
我选择忍让,不是我退缩,那是情意;
我选择宽容,不是我怯懦,那是放下。
我选择厚道,是因为厚德载物;
我选择真诚,是因为心念坦然;
我选择执着,是因为珍惜拥有。
再见了,我的上半场!
你好,我的下半场!

【作者简介:向玉琼,女,1977年出生,现在湖北宜昌夷陵区樟村坪镇桃坪河村工作。文学爱好者、喜欢舞蹈、爬山、摄影】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图文新闻
华夏视点
公司简介-关于本网- 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华夏视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hx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华夏视点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 我们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投稿邮箱:hxxwnet@163.com ss0543@163.com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200101 京ICP备13022533号-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3号2层210室 邮编:100048 广告招商QQ:132016666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54号 京网文(2013)0505-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