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资讯
依法治国
社会舆情
文化经济
健康卫生
科技创新
华夏书画
华夏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政资讯 > 国内 >
总在证明“我是我” 生僻字统一字库到底有多难?
责任编辑:宋紫东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7-05-12 点击量:

核心提示: 因为它,在买菜都可以用“扫一扫”付钱的时代,这个年轻人无法通过各种移动支付所需的实名认证。他无法开通网银,没有支付宝,微信红包抢了也不能用,没法在网上买火车票,连买车、买房都处处受阻……“眼看着自己被这个飞速奔跑的时代甩得越来越远。”

  原标题:信息孤岛上一群难民为“名”所累

 


生僻字“韦华”

  思量再三,杭州的90后小伙子钟韦华终于下定决心,跟自己相伴了20多年的名字告别。

  他换掉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寓意“光明和美好”的“韦华”字,只为甩掉因这个罕见字产生的麻烦。

  因为它,在买菜都可以用“扫一扫”付钱的时代,这个年轻人无法通过各种移动支付所需的实名认证。他无法开通网银,没有支付宝,微信红包抢了也不能用,没法在网上买火车票,连买车、买房都处处受阻……“眼看着自己被这个飞速奔跑的时代甩得越来越远。”

  总在证明“我是我”

  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钟韦华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在各种场合向不同人反复介绍自己——“韦华”,跟“伟大”的“伟”同音。父母当年翻着《新华字典》给他挑了这个特别的字,希望带来好运,而且鲜有重名。多年后,因为这个字,他却遭遇必须不断向别人证明“我是我”的尴尬。

  当年的户籍民警从字库里找到了这个生僻字,并将它印到钟韦华的身份证上。理论上说,这是他独一无二的公民身份的证明。然而,事实远不是这么简单。

  他渐渐发现,除了公安部门经手的证件,这个字在其他公共部门的系统里几乎都找不到。在他记忆中,上学时办入学登记、毕业证以及各种准考证,因为电脑打不出这个字,老师会改用手写,有时加盖公章以兹证明。当时,他觉得“是麻烦了一点,但似乎影响不是很大”。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脱纸化”时代的到来,他发现,别人的生活越来越便捷,可自己遇到的障碍越来越多,简直是寸步难行。

  参加工作后,他去办理工资存折和银行卡。让他头疼的事情来了。银行一般窗口的柜员办理不了,必须请出当班经理,经过很多很多道手续、填很多很多表格,最终他拿到手的存折上,也并不是他身份证上那两个字。

  各个银行的电脑系统均打不出“韦华”字,不同银行会用不同的方式来替代,有的用其他符号,有的写作“WEI3”,表示这个字的汉语拼音是“WEI”,声调念三声。

  开户后,他任何一次去银行办理业务,都要花费比常人多出好几倍的时间,“第一步,就是要把经理请出来,帮我证明我就是我。”

  “每次去银行,只要我在这个窗口,那么等在我后面的人,一个上午也办不了任何业务。”他苦笑。

  每当有人通过邮政系统给他汇钱,因为邮局系统显示不出那个字,他必须要想办法证明自己是收款人,比如请单位开一份证明。

  荒诞的是,他可以请直系亲属拿着身份证去代领,却不能自己直接去取,“因为代领人的身份,人家可以查证,而我的身份不能被确认。”

  因此,只要可以选择,他就希望对方把钱汇到他的银行账户上,在那账户上,他还不是他,而是“钟(WEI3)”,像科幻小说里的外星人。

 


  “被时代一点点甩脱”

  如果仅仅是办事程序复杂、耽误一点时间,他并不愿意改名。“你知道,这毕竟是父辈的祝福。”

  然而,这几年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自己一点点被时代甩脱了!”

  今天的中国,移动支付成为很多人生活的“标配”。

  今年4月,一个“无现金联盟”在杭州成立,联合国环境署和提供移动支付服务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以及首批15家联盟成员,打算一起推动从现金支付到无现金支付。这意味着,“无现金社会”迈出了一步。

  生长在中国移动支付摇篮城市的钟韦华,却有苦难言。

  为了通过支付宝实名认证,他想了许多办法,比如尝试不同的文字处理软件,更换不同的输入法。有的输入法能在某文字处理软件中通过造字程序打出这个字,却无法存储,一旦复制到其他系统里,也无法显示。

  就在他迟迟没能通过实名认证的这段时间里,移动支付成为中国人重要的生活方式。支付宝公布的“全民账单”显示,2016年,4.5亿实名用户使用支付宝,超10亿人次使用“指尖上的公共服务”,90后使用移动支付更是高达91%。

  而他被迫留在了那9%里。实名认证的问题同样出现在微信中,他注册了微信账户,却不能使用支付功能,当然也用不了红包。

  “你要知道这里是杭州啊!”他身边几乎人人都可以用手机和二维码实现零现金生活。连他单位发奖金都直接打到员工的支付宝账户。每到这时,小钟只能拉着同事到财务部门说明情况,让财务把奖金打到同事账户,然后再请同事取现金给自己。

  铁路全面推行网上订票几年来,人们可以方便地在电脑和手机上买到车票,但钟韦华依旧停留在从前那种必须跑到铁路售票窗口排队买票的年代。他的名字,在铁路网上购票系统里无法显示。

  他跑了很多次车站,去询问如何网购车票,问题始终无解。

  严格来说,钟韦华连自己的手机号都没有。最近几年,工信部全面推行手机实名制,他无法完成实名登记。“等不来实名认证,总不能不用手机吧!”他无奈地说,现在他使用的手机号是用家人的身份证办的。

  甚至,他在买车时也费了不少周折,车辆无法落在他“名”下。他去买房,最终是在房管局办了复杂的手续,跟当年办考试证件一样的操作,手写名字再盖章。很多年前他身处校园觉得麻烦不大,长大后才知道,麻烦也是会长大的。

  比如,他每月按期缴纳医疗保险,却从没用过,“因为上面不显示我的名字,一旦使用不知道又需要多少证明。”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图文新闻
华夏视点
公司简介-关于本网- 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诚聘英才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华夏视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hx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华夏视点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 我们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投稿邮箱:hxxwnet@163.com ss0543@163.com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070950 京ICP备13022533号-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3号2层210室 邮编:100048 广告招商QQ:132016666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54号 京网文(2013)0505-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