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资讯
依法治国
社会舆情
文化经济
健康卫生
科技创新
华夏书画
华夏收藏
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舆情 > 调查 >
四川眉山:一黑恶势力疑为掠夺“蟹岛公司”幕后推手
责任编辑:宋紫东  来源: 创新网   发布时间:2018-11-16 点击量:
核心提示: 四川省乐山人彭堰与丈夫徐某在眉山市成立的眉山寿灵蟹岛养殖有限公司取得了用地、环保等全部合法手续。然而企业甫一动工,就多次遭到少数村民的无理阻挠以及不明社会人员的干扰破坏,致使企业生产举步维艰。

四川省乐山人彭堰与丈夫徐某在眉山市成立的眉山寿灵蟹岛养殖有限公司(下称“蟹岛公司”),依照相关规定向当地政府、村民支付了足额费用之后,“蟹岛公司”取得了用地、环保等全部合法手续。然而企业甫一动工,就多次遭到少数村民的无理阻挠以及不明社会人员的干扰破坏,致使企业生产举步维艰。眉山市东坡区尚义镇政府表态称“企业和村民的纠纷应自己解决”,后又以企业存在“噪音污染”为名向“蟹岛公司”下达《停止整顿通知书》;东坡区委一位负责人则说“让你(蟹岛公司)停工是因为政策导向有变化”,记者经过采访调查,大量证据可以证明:当地一重大黑恶势力在暗中染指、操纵和破坏“蟹岛公司”。那么,东坡区政府叫停蟹岛公司,当地一涉黑势力也欲将“蟹岛公司”置于死地,这背后有怎样的内幕?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张会甫

每年的金秋十月,天府四川正是蟹香鱼肥的季节。然而在眉山市东坡区尚义镇寿灵村的“蟹岛公司”,经营人彭堰和丈夫呆望着眼前的几潭死水,一筹莫展。

“2017年2月,尚义镇政府说我们蟹岛公司存在噪音污染,下达了《停止整顿通知书》,企业至今不能生产。我们多次反映,政府也不给个说法,我们还经常受到黑恶势力的恐吓威胁,投入的1800万元眼看就打了水漂”,面对《法人》记者的采访,三十余岁的彭堰满脸悲凉。

“蟹岛公司”取得了政府的各种合法手续,

但在生产过程中却遭到上百次干扰和破坏。

彭堰告诉记者,自己是四川乐山市人,长期经营茶叶,积累了一些资金。2012年底,眉山市的一位老友果某联系我,说有重要合作面谈。见面后果某说:“眉山市有个朋友陈某伟,因为借我钱无力偿还,经协商决定把位于东坡区尚义镇的一块占地约300余亩的鱼塘抵账给我。你丈夫老徐正好懂得养殖鱼蟹,我想答应陈某伟的要求,把这个鱼塘抵顶过来,然后让你们夫妻管理和经营。”在谈及投资及利益分成时,果某说:“我和陈签订一个债务抵顶及鱼塘过户协议,我占80%的股份,给陈留20%。等你取得效益、资金充足了,你给我一定数目的现金,然后我把80%的股份正式转交给你。”彭堰对记者说:“果某是我多年好友,以前还对我有过很大帮助,我对他所言深信不疑。所以我们夫妻经过对鱼塘简单考察后,决定与果某合作,虽未签订详细协议,但我给他写了一份《承诺书》,双方对承诺内容表示认可。至于另一位股东陈某伟,我从未见过;因为他只占二成的股份,所以当时我也没在意。但就是这20%的鱼塘股份,或许就是导致我今日惨局的祸根;现在我后悔当初的合作,已经晚了。”

根据彭堰的介绍,2013年3月,由东坡区尚义镇政府作为监证机关,“蟹岛公司”与寿灵村民签订了515.7亩的《土地流转合同》;4月取得《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果某;2015年10月,“蟹岛公司”向彭堰出具《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书》,授权彭堰为“蟹岛公司”实际经营管理者。彭堰获得授权后,很快在蟹岛所在地块投资成立了“渔乐汇生态农庄”,并取得相关合法手续。至此,“蟹岛公司”、 “渔乐汇生态农庄”两公司成为经营餐饮、旅游观光、休闲垂钓、茗茶品饮的多种经营公司。

在此期间,为了公司的顺利经营和发展,“蟹岛公司”尽力满足寿灵村“两委”以及村民的要求,先后支付了土地流转费(4年)243万元、土地复垦保证金25万元、道路保证金30万元、村民饮水费107万元、(村干部与村民)协调服务费15万元、砂石利益费12.36万元、道路占地费及青苗费12万元……。“支付的所谓饮水费,就是等于为每户村民打了一口井。有些要求很不合理,但是只要村民们提出来的,我们都答应、满足了”,彭堰对记者说。

因为接手的鱼塘不适宜养殖鱼蟹,2015年11月,“蟹岛公司”谋划对鱼塘进行挖深升级改造,并在东坡区发改委备案。公司在勘测过程中发现鱼塘底部有大量砂石资源,当即向东坡区政府报告。2016年3月,东坡区国土局所属砂管办经过勘测、验收,按照储量12万立方、12.5元/立方的收费标准,收取“蟹岛公司”砂石资源管理费147万元,批准“蟹岛公司”自行处置审批范围内的砂石,进行置换使用。之后,“蟹岛公司”又获得了眉山市环境保护局的环评审批和验收报告。

2015年12月,东坡区区长带队到“蟹岛公司”现场调研,对改造计划提出要求,并鼓励企业加大力度进行建设。在区政府领导的支持鼓励下,“蟹岛公司”认为已无任何后顾之忧,连续投入745万元,迅速组织人力、租赁各种设备进场施工。然而当满载砂石的重型汽车刚刚驶出厂区,却遭到数位村民的拦路阻挠,有一位村妇还跑进厂区,跳到装载机附近阻挠作业,大声喊叫“砂石是村里的资源”。彭堰告诉记者:“这种情况我们始料不及,尽管我们做了大量解释工作,可这些村民根本不听,最后我们被迫报警。更想不到的是,当地尚义镇派出所并未出警。最后我给了闹事村民每人几百块钱才算了事。”

然而,这只是诸多闹心事的一个开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蟹岛公司”这里机械稍有动静,很快就会有村民过来阻拦。“从2016年4月30日至6月12日前后44天时间内,我大约报警27次,派出所仅出警几次,出警民警不仅不对村民的违法行为进行制止和依法采取措施,反而说‘赶紧停产!别碰他们(村民),碰着就是你们的责任’。无理取闹受保护,合法生产被叫停——民警的做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彭堰说。

令彭堰夫妇真正感到恐惧的是,后来在这些阻挠企业正常生产的人群中,竟然有一些身份不明人员。彭堰说,“这些陌生人不是寿灵村村民,他们开着雷克萨斯等豪车,有的挂着车牌,有的无牌,将轿车直接堵在道路出口,致使公司的运砂车辆受阻。后来有正直的村民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些开车堵路的都是谁派来的。”

与此同时,彭堰的“渔乐汇生态农庄”也遭到人为骚扰和破坏。2017年11月10日,有身份不明人员进入农庄寻衅滋事,打砸碗筷,辱骂就餐人员。当日深夜,彭堰的办公室被盗,存放的现金未丢失,但是寿灵村民领取土地租金和相关赔偿的签字表被盗,涉及金额80余万元。“当时我也报警了,尚义镇派出所说未造成经济损失,所以不给立案”。之后,不明身份人员打砸农庄事件又发生了两次。

据彭堰统计,自2016年4月至2018年7月8日,因为少数村民和不明身份人员的阻挠破坏,“蟹岛公司”先后报案100余次,东坡区公安分局仅有一次拘留了三名村民。在二年多的时间里,“蟹岛公司”屡遭人为干扰和蓄意破坏,企业发展步履维艰。

东坡区尚义镇政府以“存在噪音污染”为由勒令“蟹岛

公司”停产;区委组织部长对此解释是“政策导向有变”

彭堰告诉记者,为了鱼塘的升级改造,在投入的巨额资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租用重型机械、车辆,每天的租金最多时达30万元。“我们跟出租方签订了《租用协议》,无论这些机械是否运转,我都要向对方支付租金,所以我们公司宁可委曲求全,也要力争维持工程照常进行。”

然而,事与愿违。面对村民和不明社会人员的屡次干扰,在多次向警方报警的同时,“蟹岛公司”也多次向东坡区政府、尚义镇政府反映情况、寻求帮助,“我认为作为外来投资企业,政府应该对我们予以支持和保护。只要政府站出来表个态,表达‘蟹岛公司’是依法依规生产经营,谁再干扰企业就要受到法律制裁,老百姓就不敢捣乱了”,彭堰说,“但是尚义镇政府领导却说:你们和村民的纠纷自行解决,镇里只是配合。面对这样的表态,我顿时感到几近绝望。”

为使企业发展尽快步入正轨,彭堰委曲求全与寿灵村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多次沟通协商,2016年11月底,“蟹岛公司”向村民支付“道路损失费、噪音污染费”等共计360余万元,村干部承诺村民们不再拦截生产车辆、也不上访。然而2017年春节刚过的2月12日,尚义镇政府以“接到群众举报”为由,向“蟹岛公司”下达《停业整顿通知书》。彭堰向记者提供的这份通知书写道:“本单位于2017年2月12日接到群众举报,随即对你单位进行检查,发现存在如下问题:1、施工产生噪音污染;2、清洗池设置不符合标准,限于2月12日前停业整顿”,落款是“尚义镇人民政府”。彭堰告诉记者:“我接到这份通知书后,马上找到镇政府主要领导,提出了不同意见和质疑。第一,春节前已就噪音等问题向村民们做了巨额补偿;第二,即使是噪音污染问题,行政执法单位应该是环保局,镇政府的做法涉嫌越俎代庖甚至滥用职权;第三,我公司可以停业整顿,但是镇政府应该告知我们整顿的标准以及恢复生产的具体时间。但是镇领导的答复是‘让你公司停业整顿是东坡区政府的指示,有意见可以到区里反映’”。

在此情况下,自2017年3月开始,彭堰多次向东坡区委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反映,并试图与区委主管领导、区委组织部主要负责人见面,始终未果。面对镇政府久拖不决的停产令,面对企业日趋严重的经济损失,彭堰曾尝试恢复生产、砂石外运,但是遭到不明社会人员的阻挠及其车辆的堵截。

按照彭堰的说法,直到2017年12月12日,东坡区委组织部一位主要负责人(尚义镇是其工作联系点)在尚义镇政府主持召开会议,在会上宣布“政策导向有变化”,叫停早被镇政府勒令停业的“蟹岛公司”鱼塘改造项目;2018年1月,这位负责人指示有关部门核定“蟹岛公司”已经外运的砂石数量,经核实外运砂石数量为2.8万立方、现场堆放1.9万立方;之后该负责人指示砂管办依此数据,退回彭堰7.3万(12万立方减去4.7立方)立方的砂石费。彭堰得到这一消息后,要求运走堆放的1.9万立方砂石以偿还拖欠的工程款,遭到拒绝,而且东坡区委组织部的这位负责人还表态称“谁敢动那些砂石就抓谁”,“蟹岛改叫项目必须停止,尽快给彭堰退回砂石余款;对蟹岛公司的损失政府不做任何赔偿。”

“2015年12月,东坡区区长现场调研时鼓励蟹岛公司加大改造建设力度;2017年12月东坡区委领导干部却宣布叫停该改造项目——相隔二年时间,政府政策变化却如此之大,而区委领导的解释仅仅为‘政策导向有变化’。我真的是难以接受。”彭堰告诉记者,在她的多次强烈要求下,东坡区委组织部一位主要负责人2018年5月某天在办公室接待了彭堰的来访。“我当时实在无路可走了,我就是死也要弄个明白:我的企业有合法手续,而且前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我才下定决心敢于投资,区委领导凭什么、代表谁给我叫停?你到底在维护谁的利益?为了掌握一些证据,我特意给我们的谈话录了音。”在彭堰提供的这份将近30分钟的录音中,这位负责人承认“蟹岛公司”手续齐全及企业的合法性,而且说剩余砂石可以外运,但是要做到零上访、零举报,还说“如果你不服,你也可以上访”。

彭堰还告诉记者,当她在区委大楼等候这位负责人时,恰遇一位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好友。当彭堰谈及公司的遭遇,这位好友让她看了一份东坡区政府2018【92号文件】,这份文件主要载明“蟹岛公司改造项目必须停工,内部存放砂石不得外运,政府对蟹岛公司的损失不做赔偿”等内容。文件的签发人正是这位负责人。

区委有关领导面对记者采访至今不做回应。

眉山市一黑恶势力疑为掠夺“蟹岛公司”幕后推手

彭堰向记者出示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5月,她和丈夫累计为“蟹岛公司”投资1800余万元。如果该项目就此停止,直接和间接损失将超6000万元,自己不仅倾家荡产,还要背负沉重的巨额债务。

面对目前的惨局,彭堰和丈夫经常在苦恼中深思。他们认为,既然政府为“蟹岛公司”办理了各项手续,还有东坡区政府几任领导的表态,政府是支持公司的生存与发展的。而对于寿灵村村民,“蟹岛公司”也是委曲求全、全力满足了村民的各种要求。。。。。。可是企业为什么出现如今这种局面呢?“根据寿灵村个别正直村民向我透漏的信息,我隐隐约约感到有一个黑恶势力隐藏幕后,策划、实施对我公司进行干扰和破坏;而个别官员在充当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他们相互勾结、坑壑一气,最终要掠走‘蟹岛公司’及我投入的全部资产”。

今年9月、10月,记者两次在眉山市东坡区进行了长时间的采访。记者了解到,眉山市砂石资源丰富而且很有市场,多个黑恶势力因占有、掠夺砂石资源而发生打斗火拼,当地媒体报道的一些案例也证实了这一点。在寿灵村村外,有村民告诉记者,在“蟹岛公司”鱼塘改造、砂石外运时,少数村民之所以敢去堵路、拦截车辆,是受到某黑道老板指使和利益驱使,“这些堵路的村民出一次现场,该黑道老板支付100元;如果被拘留,每天支付300元”。有位村民还说:“那些堵路的轿车也是这个老板派去的。那几个堵路的小子在电话里称他们老板‘陈总’”。东坡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的告诉记者:“给‘蟹岛公司’捣乱的,就是这里的黑社会老大陈某某。现在全国正扫黑打恶,陈不敢像以前那么猖狂,所以只能在暗处使坏。”

记者经多方了解得知,陈某某今年四十多岁,曾因私藏枪支弹药罪被判刑。现居东坡区某高档小区,出门有豪车并常有保镖相随。陈目前无固定职业,有知情者称其常年开设赌局、放高利贷,而且对不能按时还贷者做法狠毒、手段残忍,当地坊间流传陈某某涉嫌多起严重暴力犯罪,涉黑涉恶。对于这些案情是否属实,记者目前尚未查证;但已整理好相关线索,准备实名举报至到四川省公安厅及公安部。

彭堰经营的“蟹岛公司”手续是否齐全、是否合法企业?尚义镇政府是否有权以“噪音污染”为理由,给“蟹岛公司”下达《停业整顿通知书》?东坡区政府是否曾下发2018【92】号文件?东坡区委组织部负责人称叫停“蟹岛公司”改造项目的理由是“政策导向变化”,这又怎么理解?。。。。。。带着诸多问题,记者曾经二次到眉山市东坡区进行采访。面对记者采访,尚义镇委镇政府领导表示,“蟹岛公司”是各种手续齐全的合法企业,对于企业的经营发展我们在权限内一直尽力支持。“蟹岛公司”用地是流转土地,这些都是企业和村民协商的,镇政府只是作为一个监证,他们双方怎么定协议、怎么谈条件,镇政府很难干预;对于少数村民拦车堵路,这是违法行为,企业可以报案。至于镇政府下达的《停业整顿通知书》,我们镇里有环保局下派的环保所,另外镇里也有对环境污染的监管职能,所以镇政府才下达了这个通知书。该镇委书记周某最后说:“如果企业认为镇政府有违法行为、以及为企业造成损失,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我们仍希望企业放置争议,依法生产。”

记者在眉山市东坡区采访期间,要求约见和采访负责联系尚义镇工作的区委组织部负责人,未果。今年10月,记者再次专门给这位负责人寄去《采访函》,请就“东坡区政府2018【92】号文件内容、以及如何理解政策导向变化”等问题作出答复,但至今未获回应和答复。

记者曾到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分局采访,向该局宣传处出示了采访函和要采访的问题,并提供了眉山市陈某某涉嫌重大犯罪、以及涉黑涉恶的一些证据。当记者问:“当蟹岛公司正常生产遭到干扰破坏时曾上百次报警,当地公安机关为什么基本不出警?蟹岛公司在鱼塘改造、砂石外运时遭到不明人员和挂牌车辆的堵截,严重影响了企业正常生产秩序,蟹岛公司称曾经报案,公安机关是否立案、破案?有证据表明陈某某不仅组织策划、故意破坏蟹岛公司的生产经营,而且存在放高利贷、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严重涉黑行为,公安机关是否应该予以重视并展开调查”?该局指挥中心韩主任表示:“我代表东坡区公安局作出答复。关于陈某某涉嫌犯罪问题,我局也掌握了一些线索,目前正在核实,待查实后再公布。关于尚义镇派出所接到报案而不出警问题,若经核查举报属实,我局纪委监察部门将启动相关程序。”
        来源:https://www.cxxwnews.com/fazhi/182608.html



网站简介 | 公示公告 | 版权声明 | 法规政策 | 合作联系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200101 举报邮箱:hxxwnet@163.com
京ICP备13022533号-2 京网文〔2016〕3433-41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235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49号 邮编:100048 广告招商QQ:1320166666
版权所有:华夏视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2020 hx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